2020最新版猫咪在哪里下次

   ♂? ,,

   白泽沛知道自己不该这样,他觉得自己一点是病了,却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情感。

   他是白家最聪明的人,即便所有人都没觉得妹妹有什么不妥,但是他却依旧察觉出了妹妹的变化。他不记得那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好像是在后山村,磕破头之后。

   他的聪明,他的敏锐已经让他知道妹妹不是以前的妹妹了,如果不是长的一模一样,特征胎记都一模一样,他甚至以为这个妹妹是假冒的。但最后他发现妹妹表面还是她,但内里已经不是她了。

   他还曾经问小妹后悔不,他还记得当时小妹的表情,是愣了愣,去没有多少感伤。他原本还有些想不通,后来想想都觉得可笑,她不是妹妹,又怎么会后悔呢?

   曾经有一段时间,他一直在想着要不要把他的发现告诉爹娘,但如今这个妹妹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,对爹娘也是好的很,甚至一举一动都让他赞赏和钦佩,他最终选择了缄默,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原来的妹妹,不知道她去哪了。

   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,但他也看过一些光怪陆离的话本,看过有人灵魂互换的故事,只是两个人交换了身份继续生活下去,所以他想原本的小妹或许过的更好,不用每天再想到长生而以泪洗面了吧。

   可是随着日子的流逝,他却一点点的被如今的若竹给吸引了,甚至不可自拔的陷了进去。他知道即便内里不同了,她本质上还是他的妹妹,至少身体是,他怎么能喜欢自己的妹妹呢?

   他不是疯了就是病了吧。

   他一直是个沉稳内敛的人,所以当武樱出现的时候,他成功的让妹妹以为他喜欢武樱,但因为性格、家世不符,只能隐忍的放弃了武樱。

   因为他害怕,害怕被妹妹察觉到他那龌蹉的心思……

   甚至他当初还撮合妹妹和江奕淳,只是当他知道江奕淳就是长生的时候,心里有矛盾的对他有了些怨气。原来的妹妹那么爱长生,长生还记得吗?直到前几天江奕淳和白若竹一起救了他,他经历的生死,才把那份执念给放下了。

   毛衣美女灵动可人图片

   白泽沛抬手挡住了眼睛,遮住了眼中的湿意,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等金榜题名后,他就找个性格温婉的妻子,或许有了妻子,他的毛病会好起来吧。

   ……

   几日后,王郡主被孟家打包送走,一直送上了官船,孟家的管事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回北隅城复命去了。

   王妙双一路上没少闹腾,她心里不痛快就想让身边人都不痛快,而回到了京城王家,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郡主,继续过起了悠闲日子。

   甚至她还进宫找太后诉苦,告了孟良升和孟老夫人一状,太后并没怎么安抚她,对她甚至有些爱理不理的,她真的以为太后不清楚北隅城的动静吗?像孟良升这种位置有点大事都是要上报朝廷的,就比如他为何休妻,他也是给皇帝递了折子的。

   再加上太后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王妙双,想想就能明白了,王妙双是先太后喜欢的人,先太后是太后什么人呢?那可是太后的婆婆,自古婆媳关系多为不合,婆婆喜欢的人,还是个那么飞扬跋扈的人,太后能喜欢才怪了。

   所以没人替王妙双做主,结果有一****在王家大发雷霆的责打一名丫鬟,突然气的脸色就变了,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吐血不止。王家人吓的不轻,找了御医来帮她看病,结果御医说她的脾脏破裂了,已经回天乏术了。

   王家人不相信,说好好的人怎么会脾脏破裂了呢?

   御医怎么查都没发现人为痕迹,最后得出结论是她太易生气,结果就……虽然这样的几率很小,但也不代表不会出现,所以很快京城里不少人都知道王妙双被自己给气死了,死的还特别的惨。

   等消息传到白若竹耳朵里,她不过是淡淡的笑笑,说:“做人还是和气点好,和气生财是不是?”

   当然这些已经是后话了。

   ……

   白若竹的铺子得了王妙双的赔偿,很快又恢复如常,生意照样进行着,而白若竹开始跟江奕淳琢磨起来,怎么才能把七杀阁给端了。

   “如果我端了七杀阁,对我的政绩也有好处,对于朝廷来说是大功一件,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把握,还是不能轻举妄动。”江奕淳说道。

   白若竹点头,“我沉的住气,哪怕多等个一两年也行,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   江奕淳很高兴白若竹的理智,他原本还担心她会不管不顾的要跟七杀阁拼命呢,那种组织是该除了,但如果一旦惹来了杀手的报复,她的家人就会失去了安,那些杀手可没有什么江湖道义。

   二哥休养的日子里,秦开畅等一众同窗都来看他了,但却始终坚持没留下吃饭,秦开畅还把自己的讲义借个白泽沛看,白若竹在旁边看的一阵羡慕,这种校园生活,同学相处什么的最有爱了。

   转眼到了七月,学宫开始放假,但很快就是去比试的人要下江南的日子了。白泽沛的先生也来看过他,问了他的情况和打算,白泽沛不顾家人的反对,对先生说:“我身子好的差不多了,可以跟大家一起出发,我不想错过这次学习的机会。”

   先生点头,说:“出发的日期我尽量朝后推推,好让多休养几日。”

   白泽沛感激的冲先生道谢,亲自送了先生出门。

   他如今的伤口已经完长好了,只是身子还是有些亏损,毕竟当初流了那么多血,还伤了内脏。但他觉得这不是多大的问题,反正队伍是坐船南下的。

   当然,他这么坚持还有一个原因,不仅仅因为参加八大学宫的比试可以学到不少东西,而且一旦在比试上表现出色,资料就会被递到皇帝手里,这对以后殿试有不少的好处,甚至还有可能提前被皇帝提拔。

   最后,家里人磨不过白泽沛的坚持,只能同意他下江南了,而白若竹也果断决定带孩子一起出发,这事还让江奕淳心里泛酸了许久。

   -----

   推荐好基友木头头疼的新书《99°再婚:男神BOSS靠养成》,大家有空去看看收藏一下吧。

   简介:结婚三年,丈夫让她给自己的妹妹试药,代价是她的命,她终于心死神伤,转身找上他——

   祁墨,南城的神话,富可敌国,凉薄成性,从不在世人面前露面。

   “为什么是我?”她问。

   “演技够好,脸皮够厚。”他答。